龍頭山考古實習生活側記

2019-11-13 09:39:06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劉靜萱

9月25日9:00,我們一行11名廈門大學考古專業本科生和碩士研究生,在廈門站集合,坐上了通往閩北的列車。三個小時后,在武夷山東站等候的司機把我們從城市的中心帶到了南浦溪的邊緣。隨著兩側高樓逐漸稀少,路也越變越窄,最后終于蜿蜒通上山腰。然后下車沿著老舊民居間的道路步行到實習基地。

從實習基地順山路而上五到十分鐘,爬過一道新修的土臺階,即是浦城龍頭山遺址。遺址區整齊排列著11個剛剛布設好的新探方。此后,我們將在這里開始為期一個學期的田野考古實習生活。

這一個月,推翻了我腦海中所有關于田野發掘的想象,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真實而又立體的圖景。

如果要用一個詞概括我的實習生活,那這個詞就是“溫度”。

而第一個讓我真實體會的“溫度”,就是浦城九月和十月近午時分曝曬的陽光。泛白刺眼的光芒,像是要把人曬化在大地上一樣。

浦城地處閩北,盡管老師體恤我們,盡力安排早出早歸的日程以躲避熾烈的陽光,然而太陽,尤其是下午兩點的太陽仍使人感到灼熱和暈眩。早已習慣于在陰涼的空調房里吹著冷風、喝著冰鎮飲料的我們再一次體會到了如同軍訓一般的緊張。

尤其是每天七個小時的體力勞動,長時間的蹲下與彎腰,對于四體不勤的我們又是一個巨大的考驗。中暑、感冒、腰酸、背痛,開始交替出現。很多同學的手指由于長時間抓握刮鏟和手鏟磨出了繭子。

如果這就是實習的全部,那可能不過就是一次另類的“生活體驗”。而實際上,工作的疲憊只是和諧樂章最短暫的前奏,美妙的旋律總是在曲終后讓人流連忘返。

第二個讓人真實體驗到的“溫度”,是友誼的溫度。由于時間分散、性格不同、愛好多元,大學的同學間往往相對生疏,但考古工地卻給我帶來了全新的體驗。

此前我們雖然是同班,但是大多數人的交集僅限于一起上課,對彼此了解僅限于一個片面而模糊的印象,不夠深入。那時從未想過我們會有如此共同的默契。在實習基地,同學們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學習,漸漸培養起了與之前在學校完全不同的感情。有時,我們為一件小件或者陶片的性質爭論得面紅耳赤;有時則吵吵鬧鬧,分享零食、暢談興趣。在疲勞了一天之后,我們說著只有我們彼此能懂的笑話;在陷入迷茫之時,則互相加油鼓勁。由于半軍事化的管理,我們甚至在統一的上工、下工、吃飯、熄燈中,培養出了幾分“戰友情”。考古專業是一個大集體,所以我每次想到就算在這短暫的考古實習結束之后,我們這個大家庭還能待在一起好長時間,心頭便涌上了滿滿的幸福感。

如果說同學們之間的友誼像涓涓細流,那么在工地與研究生學長們的交集,更讓人感到廈大考古人的和諧、團結的氛圍。兩位研究生學長對我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不但要負責自己的探方,還盡心協助老師指導我們如何工作。從陶片紋飾的辨識、土質土色的區分,到堆積層位線的劃定,都有著學長們盡心盡力的幫助。當得知一位學長因工作不得不離開工地時,我們不禁落淚。

然后是我們指導老師,傅老師、魏老師、楊老師和熊老師。不像是學校里講臺上威嚴的模樣,他們在實習的指導過程中顯得溫柔可親,對每個同學都賦予了足夠的耐心。還記得第一天來這里的時候,我們面對著探方手足無措,老師從最基本的手鏟使用方法開始講解。到現在,大家已經沒有了當初迷茫的感覺。作為新手,我們的很多問題經常令老師哭笑不得,但是老師們仍然一次次耐心地指導我們,無論怎樣重復,也未曾厭煩過。他們在烈日下與我們一起分析探方內的堆積關系和遺跡現象。即便在下工時間,他們也在為發掘區的整體進展、來往專家領導的接待,以及我們的衣食住行而操心。上工雖然辛苦,但相比我們只需要考慮一天的活而言,老師們要思考和完成的往往是貫穿整個實習的計劃。每次想到這里,就忍不住想向老師們道一聲辛苦。

在這片不大的土地上,我們、學長和老師的友誼,像是圍繞龍頭山遺址的浦水一樣悠悠流淌。所謂廈大考古的傳承也許就是如此,并不需要什么口號,一個眼神,一句指導,半夜亮著的燈火和見面時的微笑,就是一道盛宴飄散在屋子里的誘人香氣。而更深的味道,恐怕是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夠知曉。

第三個溫度,是來自周邊所有直接或間接支持著我們的力量的溫度。來到這個工地,就像老師說的那樣:“比我們當年幸福多了”。

來的時候已經做好了過沒水、沒電、沒網日子的準備。來了才發現,所有的東西都一應俱全。生活用品、學習用品無限量供應,每天的菜肴都格外豐盛,甚至我們可以和做飯的阿姨報備我們想要吃的菜。要感謝老師們的細心安排和母校的大力支持,讓我們在短短一個月中,總是能感受到各種關愛。

雖然考古工地處于半封閉狀態,但在實習期間,仍有領導和專家不時前來,為我們的發掘工作提供指導,傳授知識,也使我們在這寧靜的城中村里感受到來自社會各界的關注。

承載著所有人的期待,我們必將不負眾望。

最后的“溫度”,是對知識的渴望。“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知行合一。以前,總覺得課堂上老師的講解雖然好,但文物、文明對我來說仍遙不可及;去年參觀實習工地的時候,我近距離接觸了遺址,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奇妙;而今年親自參與發掘,更是滿足了我對考古的一切想象。

你可以親自觸摸這片承載著華夏幾千年文明的大地,你可以親手把遺物從埋藏的土壤中解放出來,甚至可以觀看它們如何被老師的巧手修復;你可以劃分地層線——這是土地上最美的線條,它的疊壓、打破記錄了歷史滾滾車輪的一抹抹浮光掠影,就像是佳人額前的發絲,只是一縷,但足夠引起我對于美無限的遐想。這些與歷史親密接觸的感覺讓我第一次感到書本上的知識鮮活了起來。考古,如同是夏夜蟬鳴之時,滿天星斗,篝火邊的長者為你娓娓道來上古的傳說。

這就是我們的龍頭山實習。在凝結的汗水中建立起人與人之間最美妙的情感,并在這種情感引領下去收獲全新的人生體驗。

十月,丹桂綻放,福建浦城到處都散發著醉人的花香。我徜徉此間,一時語塞,甚至不知道該從哪里開始贊美這座閩北小城,贊嘆考古這門學科的無窮魅力!

[責任編輯:陳雨薇]
篮球过人技巧